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掌上垄上行

“新型农业主体”解困“谁来种地”,但他们有个短板……
垄上行-丹丹 发表于:2017-9-13 15:08:59 复制链接 发表新帖
阅读数:614
中国经济趋势研究院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调研组发布《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发展指数调查(五期)报告》。《报告》着重从偿债能力、资产管理能力、盈利能力和金融信贷4个方面考察了不同区域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经济绩效。调查结果表明,整体上看,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经济发展状况良好,具有较强偿债能力、资产管理能力和盈利能力,且总体呈上升势头。




经济绩效是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发展引擎。由于内在“集约化、专业化、组织化、社会化”的优势,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在提高经济效益、促进农业增效方面被寄予厚望。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要大力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准确定位不同主体在发展生产、提升效益和竞争力方面的不同组织功能,通过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提高资源要素配置效率,提升农业经济绩效。

本报告着重从偿债能力、资产管理能力、盈利能力和金融信贷4个方面考察了不同区域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经济绩效。调查结果表明,整体上看,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经济发展状况良好,具有较强偿债能力、资产管理能力和盈利能力,且总体呈上升势头。

偿债能力总体较强

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整体资产负债率较低,各主体、各地区间差异较小,纵向变化幅度也很小
资本结构是所有者权益和债权人权益的比例关系,资产负债率是资本结构的重要指标之一,影响并决定着企业绩效。对于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而言,控制资产负债率在合理区间内对其经营绩效和发展前景都会产生重要影响。调查结果显示,我国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整体资产负债率较低,各主体、各地区间差异较小,纵向变化幅度也很小。
调查显示,2015年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资产负债率平均为8.79%,同比下降0.02%。该数据说明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整体上具有较强的偿债能力。
分主体类型来看,资产负债率最大的是家庭农场,其次是种养大户和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最后是农民专业合作社,4类主体2015年资产负债率依次为10.6%、9.59%、9.45%与5.77%。可能的原因在于,相对于其他经营主体,家庭农场和种养大户运行所需的必要资产较小。分地区来看,东部地区和中部地区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资产负债率相差较小,且偿债能力均比较强,西部地区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偿债能力较弱,2015年资产负债率平均为14.79%,其中最弱的主体类型是种养大户,2015年其资产负债率平均为15.5%。原因可能与东中西部合作社发展差距、受金融约束程度以及政府对其财政扶持力度不同有关。

资产管理能力有提高

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整体上拥有较高的资产周转率,各主体、各地区的资产周转率整体呈良好的稳步提升态势
资产周转率是分析企业经营状况和财务状况的重要指标,反映了企业资产运营管理能力。一般来说资产周转率越高,表示企业资产使用效率越高。调查结果表明,我国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整体上拥有较高的资产周转率,各主体、各地区的资产周转率整体呈良好的稳步提升态势。
数据分析结果显示,2015年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整体的资产周转率平均为59.97%。数据显示,2011年至2013年间农林牧渔业上市公司的资产周转率平均为43%,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整体资产周转率比其高了39.47%。在宏观经济疲软的大背景下,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仍具有较高的资产周转率水平,说明其整体资产管理能力相对较好,拥有较高的资产运营效率。
分地区来看,西部地区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资产周转率水平最高,2015年达到了61.13%;其次是东部地区,整体资产周转率为59.04%;西部地区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资产周转率相对较低,为57.2%。
以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为例,2015年西部地区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资产周转率平均为57.51%,东部和中部地区分别为75.05%和76.83%。与此相类似的是农民专业合作社,东部和中部地区合作社资产周转率几乎没有差别,2015年分别为64.75%和64.29%,但西部地区仅为41.5%。该数据可能说明,西部地区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和农民专业合作社的产品销售能力与东部和中部地区存在较大差距,可能与西部地区基础设施、交通运输能力相对较弱以及信息联通方式相对不发达有关,使生产出来的商品无法及时销售转化成资金。
纵向来看,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资产管理能力有强化趋势,东、中、西部地区资产周转率都有所提高。根据调查结果,2014年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资产周转率平均为58.65%,2015年则上升到了59.97%,增幅达2.25%。

家庭农场盈利能力最强
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盈利能力较强,销售净利润率和资产报酬率总体较高,且资产报酬率的地区差异较小
销售净利润率和资产报酬率指标是衡量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盈利能力的两个重要指标,其中销售净利润率表示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经营获得的净利润占其销售额的比重,反映每销售一单位产品获得的净利润,该指标数值越大,表明经营主体获利能力越强。资产报酬率则表示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经营获得的净利润占其总资产的比重,反映企业每一单位资产投入获得的净利润,该指标值越大,表明经营主体资产的配置与利用越有效率,企业盈利能力越强。调查结果显示,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盈利能力较强,销售净利润率和资产报酬率总体较高,且资产报酬率的地区差异较小。
调查结果显示,2015年新型农业经营主体销售净利润率的加权平均值分别为49%。较高的销售净利润率反映出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相比其他农业类上市公司具有更强的获利能力。



4类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中,销售净利润率从大到小依次为家庭农场、种养大户、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农民专业合作社,2015年4类主体销售净利润率加权平均值依次为53%、52%、42%与40%。这样的排序结果与新型农业主体的家庭参与经营程度和经营规模两个要素密切相关。家庭农场更多倾向于由家庭成员负责经营,其能够最大化发挥家庭经营优势,这一经营特点决定了其较强的盈利能力。

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表现出的销售净利润率和资产报酬率排序并不是一成不变的,从时间维度来看,2014年至2015年龙头企业和农民专业合作社的销售净利润率分别增加7%和5%,家庭农场和种养大户的销售净利润率分别减少15%和3%。这说明龙头企业和农民专业合作社的发展潜力不容小觑。相对而言,农民专业合作社面临较高的组织成本,但随着组织化程度进一步提高,形成发展合力后,其盈利能力提高具有较大潜力。
4类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中,资产报酬率从大到小依次是家庭农场、龙头企业、种养大户和农民专业合作社。根据调查结果,2015年家庭农场、龙头企业、种养大户、农民专业合作社的资产报酬率加权平均值依次为27%、24%、23%与21%。

金融服务能力待提升
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贷款方式灵活多样,信贷获批率较高但贷款需求不足,贷款次数较少
新型农业生产经营体制的逐步建立,对农村金融服务的规模水平、体制机制的创新提出了新的要求,合作社、家庭农场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金融服务亟待进一步提升。
调查结果显示,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贷款方式灵活多样。各主体贷款方式具体有信用贷款、五户联保贷款、担保贷款、抵押贷款和质押贷款等。一般来说,其所在地区的金融环境较好,具有均衡性,地区差异不大。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所在村获金融机构认定的比例较高,且与金融机构相距较近,这为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获得金融支持与服务提供了便利。




从总体贷款比例来看,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信贷获批率较高,但贷款需求稍显不足。
调查结果显示,在所调查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中,信贷获批率是39.4%,比农村家庭正常信贷获批率高约12%。这说明,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因其市场化、规模化、集约化、专业化的特征在农业生产过程中能够比单个农户获得更多的正规贷款,在贷款方面的优势和作用表现得十分突出,也体现了国家对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这类组织的重视。
相较而言,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贷款需求显得不足,贷款次数较少,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自成立以来获得的贷款次数均值仅为1.36次/个。据中国银行业协会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底,银行业金融机构涉农贷款余额26.4万亿元,同比增长11.7%,涉农新增贷款在全年新增贷款中占比为32.9%。但是,随着农业发展多元化,仅依靠传统银行加大贷款投放显然是不够的,需求成为亟需破解的难题。
新闻深一度


新农人金融“短板”待补齐


新农人正在全方位成长。这一点,无论是各地农业经营的实践效果,还是各种统计数据的汇集结果,都得到了生动证明。几年前,大家普遍感到很严重的“谁来种地”问题,随着新农人的不断壮大,开始从方向上和路径上得到更加清晰的化解。
不过,从现代农业对新农人的迫切需求,以及新农人的整体素质来看,新农人面临的各种“短板”还很明显,金融“短板”就是其中较为普遍也较为突出的缺陷。本期中农指数调查的一个现象,一些新农人借贷愿望不强,其实背后的原因之一就是融资、借贷方面尤其是现代农业金融能力不够,很多新型经营组织连财务制度都不健全,也很少与金融机构打交道。
新农人的金融“短板”,有内在和外在两方面因素。从内在因素来看,大多数新农人缺乏金融和财务知识,对财务管理、借贷融资等较为陌生。这种知识上的欠缺,加上传统乡村社会风俗文化影响,引发行为上的习惯,就是惯于亲朋好友之间借贷、不敢或不能利用银行借贷,导致许多不该发生的“融资难”“融资贵”现象,甚至错失很好的发展机遇。
从外部环境来看,一是农业的天然弱质性使农业风险性较高也较为普遍,加上制度上诸如抵押权证不完备、抵押物不足值等,让金融机构动能不足,甚至心生胆怯。另一方面就是金融机构自身的创新意愿、创新能力、创新手段不强,这些年虽然从上到下反复不停地发号召、出措施,农村金融环境整体上也得到很大改善,但相比分散而普遍的农村金融需求,创新“三农”贷款还是一件很急切的大事。
怎样解决新农人金融“短板”?从现实来看,除了继续加大“三农”改革力度,不断改革完善影响“三农”发展的体制机制,促进提高金融创新服务“三农”的能力和手段,还有一个重要的现实抓手,就是有针对性地强化对新农人的金融培训力度。
我国对新农人培训不可谓不重视。2012年以来持续实施的新型职业农民培训工程,共培训各类新型职业农民400多万人,这些人大多都成为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农业企业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带头人和骨干。不久前,农业部表示,今年将继续培训100万新型职业农民。
不过,从目前培训的具体项目来看,许多都集中在种植养殖技术、市场经营或者组织管理方面,对金融借贷等相关知识培训涉猎较少。许多新农人所欠缺和需要的恰恰是金融知识与能力。有关调查显示,目前新农人的几大主体,一是返乡创业农民工,一是“学院派”,一是“本土能人”以及他们的“农二代”。这几类主体,对农业种植养殖手段与技术都有某种天然的感性认知与情感,但囿于生活环境、教育背景、工作经历等各种局限,与现代金融、农业金融都有本能上的隔膜与距离。
金融是经济发展的血液,也是现代农业发展的血液。新农人作为现代农业的生力军,他们对现代金融的掌握运用能力,从某种程度上决定了现代农业发展的速度、高度与深度。因此,努力补齐新农人金融知识“短板”,是一件事关当前、影响长远的大事,必须抓紧抓好。当前,从培训上看,需要进一步瞄准空白、有的放矢,从最急迫、最需要的环节和项目上着手,营造切实有利于他们成长的环境。
(来源:经济日报)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返回列表 使用道具 举报
10 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珍妮 发表于 2017-9-13 18:31:44 来自手机 | 阅读全部
?来自: iPhone客户端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彭国珍 发表于 2017-9-14 00:44:11 来自手机 | 阅读全部
优势明显来自: Android客户端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幸福的微笑 发表于 2017-9-14 05:18:37 来自手机 | 阅读全部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吕文建 发表于 2017-9-14 05:20:07 来自手机 | 阅读全部
还是得集团化才行!来自: Android客户端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蔡甸七彩剪纸 发表于 2017-9-14 05:25:22 来自手机 | 阅读全部
确实有困难来自: Android客户端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李金芳 发表于 2017-9-14 06:26:23 来自手机 | 阅读全部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陈波 发表于 2017-9-14 10:41:24 来自手机 | 阅读全部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芝麻开门 发表于 2017-9-14 17:07:38 来自手机 | 阅读全部
难来自: Android客户端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黄宝玲 发表于 2017-9-15 00:15:32 来自手机 | 阅读全部
掌握运用能力来自: Android客户端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12下一页
©2001-2013 掌上垄上行 http://www.965333.com/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鄂ICP备13001012号-2 非经营性网站Powered byDiscuz!X3.2公安网备|网站地图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广告合作客服QQ:965333001Comsenz Inc.